2227

110 / 8. 23 ~ 8. 29

 

藥名詩詞創作大家 陳亞

 

 

◎文╱台中記者劉宇琦

 

自古以來,文人通醫是一個普遍的現象,因此文字作品中不經意就將藥名融入其內,也是司空見慣之事。及至後來,藥名甚至反客為主,有些騷人墨客專以藥名為材進行創作,北宋陳亞則堪稱此中第一把交椅。


陳亞,字亞之,北宋維揚人(今江蘇揚州)。他從小時便是孤兒,幸好有個疼愛他的舅舅把他撫養長大,陳亞的舅舅據說是藥工,也有人說是開藥舖或者是郎中。不管如何,陳亞可以說是在藥材堆裡打滾長大的,耳濡目染之下,對各色各味中藥,無不瞭若指掌。


或許是陳亞天資聰穎,再加上用功努力,與舅舅的栽培,他在真宗咸平五年(公元1002年)高中進士。咸平年間,算是北宋中期的輝煌盛世,陳亞能在這種時代背景下為官相當幸運。宋朝事實類苑卷婸‘L「性寬和,累典名藩,皆有遺愛,然頗真率,無威儀,吏不甚懼。行坐常弄瓢子,不離懷袖,尤喜唱清和樂。」


陳亞曾當過於潛令,駐守越州、潤州、湖州,仕途最高至正四品太常少卿,是負責皇家祭祀事宜的官員。時人稱陳亞「蓋近世滑稽之雄也」。比如他曾用半夏、葫蘆羓兩藥名揶揄祈雨的僧人「無雨若還過半夏,和師曬作葫蘆羓」。


陳亞曾以自己名字中的「亞」字作謎「若教有口便啞,但要無心為惡,中間全沒肚腸,外面強生稜角。」名列北宋蘇、黃、米、蔡四大書法名家的蔡襄也用陳亞的名字作文章道:「陳亞有心皆是惡」,陳亞登時回了一句「蔡襄無口便成衰」,一付「來互相傷害呀!誰怕誰?」的樣子。


陳亞擅作藥名詩,所作的藥名詩詞有百餘首,堪稱此中代表人物。他常說,「藥名用於世,無所不可,而斡運曲折,使各中理,在人之智思耳。」有人故意要刁難他,便找了一個拗口的藥名問他:「延胡索可用乎?」陳亞想了一下說:「『布袍袖裹懷漫刺,到處遷延胡索人』,此可贈遊謁窮措大」。漫刺是古時候的名片,窮措大是窮困潦倒的讀書人,這兩句的意思是消遣那些窮酸的讀書人袖子裡藏著名片在街上亂晃,遇到稍微體面的人就遞上名片寄望得到提拔出頭的機會。聽到的人都捧腹大笑。


藥名詩是筆墨遊戲,但陳亞的作品評價頗高,吳處厚《青箱雜記》卷一評:「雖一時俳諧之詞,然所寄興,亦有深意。」


陳亞喜歡蒐集書籍名畫怪石異卉,家有藏書數千卷,名畫數十軸,晚年退居,有「華亭雙鶴」怪石一株與異花數十本,列植於所居,並作詩告誡子孫:「滿室圖書皆墳典。華亭仙客岱雲根。他年若不和花賣,便是我家好子孫。」但可惜事與願違!「卒後不久,圖書流散於他人。」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