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9

106 / 10. 30 ~ 11. 5

 

參加日本藥劑師會學術大會有感

 

↑參訪東京醫藥大學附設醫院合影,藥劑部長明石貴雄(右三)及原博教授(右一)。

↑日本家庭藥師證照。

◎文╱藥師陳喬羚

 

在嘉南藥理大學王四切老師引薦下,與中華民國藥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理事長古博仁及高雄弘興藥局藥師曾雅聘,一同參與10月8日∼9日第50回日本藥劑師會學術大會,並參訪社區塚原藥局以及東京醫科大學附設醫院。


會場有醫藥器材及軟體展示,日本藥局應用軟、硬體設計充滿創意,也讓我們對於台灣藥事照護系統未來方向,有了進一步的啟發。硬體方面,藥包機小型且多樣,有餐包或拋棄式七日藥盒式機型可供選擇,也有內建感應功能且能與藥局電腦和手機連線的餐包架,讓獨居長者居家忘了服藥時也能有藥師的關心或手機的提醒。另外,日本因歷經多次天然災害,為了可使災民獲得完整的醫療照護,即發展了行動藥局,車內備有500多種藥品,也有包藥機可使用,其裝備相當齊全。


軟體設計方面,保險給付申報系統與照護系統整合,且以病患照護為中心的設計(日本是以SOAP格式紀錄),填寫申報或SOAP,也可借助資訊系統,除了鍵盤輸入外,廠商也開發語音輸入配合內建對應照護計畫組套,方便資料的填入。亦有廠商在申報系統中提供雲端資料庫,鄰近藥局會員可由雲端分享病人的給藥相關紀錄(須取得病患同意)。日本並無台灣健保雲端資料庫,故推廣「用藥手帳」,記錄民眾用藥,若病人於領藥時提供手帳,則可以減少費用,藥師若將病患用藥整理於手帳,也可申請給付,手帳內容可供藥物交互作用等相關問題之檢視參考。


日本醫療保險藥局給付的項目多樣,除藥費及藥師調劑給付外,社區藥局藥師記錄所提供的知識性服務內容,亦可申請額外費用,落實不同工不同酬的差額給付,且未來擬將調低調劑給付的點值,並提高照護服務項目給付,目的是讓藥師角色由調劑藥品給藥,擴展至家庭藥師。


日本自1974年頒布醫藥分業之相關條文,歷經數十年,透過制度的改革及增加誘因,如降低藥價差及增加專業項目給付,使處方釋出率逐年上升。當中不免醫師反對,但為了整體民眾用藥安全及品質,主管機關貫徹堅持。


在日本,藥劑師(台灣稱藥師,日本稱藥劑師)的人數約有288,151人,其中6成藥師投入社區藥局,而另外4成藥師則分布在醫院及產業界。目前全日本的藥局共58,326家,而收受處方之分布,有將近7成的藥局處方來源為特定合作的醫療機構,其90%以上的所得來自處方調劑,也就是這些藥局的經營以接收處方並單純調劑為主,這些藥局類似台灣的合作藥局(日本稱第二藥局)。日本醫藥分業雖醫師願意將處方釋出,但藥局主要為處方受付,雖不受雇於醫師,但藥師的角色僅提供調劑,日本政府希望社區藥師功能不僅止於此,而應提供社區健康照護及預防保健,故目前正積極推動「家庭藥師」的概念,一方面希望鼓勵民眾到就近的藥局領取處方箋藥品,而非將處方調劑集中在院所附近,讓社區藥師能管理民眾用藥以避免藥物治療問題,另一方面也希望提升民眾自我照護,減少小病就診占用醫療資源。


同時,日本政府也賦予具備家庭藥師及有提供健康預防的藥局一圖張貼於藥局內期望有別於單純調劑的藥局。然而,目前因無完整配套以及誘因,投入健康預防的藥局數並不多。為此,希望可以提升合作藥局的藥師功能,政府預計於2025年調降調劑點值,增加專業給付,使藥師往提供專業服務方向前進,目標希望全國有15,000家藥局成為家庭藥師及健康預防的據點,讓社區藥師擔任民眾用藥安全的守護者。


日本政府也推廣自我照護之概念,鼓勵民眾自行購買OTC(日本OTC分四類,第一、二類須藥師指示),而替代就診開立同類藥品,目前暫定策略為針對繳稅之民眾,若每年接受健康檢查及施打疫苗等健康促進行為者,若購買經學名藥轉類之OTC,則依其收入可獲得不同額度退稅之優惠,希望可藉此減少治療此類藥品申報。


在醫院藥師的角色部分,配合醫藥分業的進展,目前近80%的門診處方釋出,而20%的門診處方對象為特殊製劑(如化療藥品),須院內調劑。大部分醫院藥師往病房與醫療團隊共同照護病人,藥師負責服務內容包含整合用藥、藥物治療問題之檢查及用藥指導。此外,針對每日新入院病人提供用藥諮詢與指導,並紀錄。藥師已定位為提供專業服務的醫療人員,而傳統調劑規律的作業已多由自動包藥機分擔。


此次參訪見識到日本產品的創意外,也讓我們對於日本藥界的進展有了更進一步的認識。期望台灣的政策制度可借鏡日本之發展,逐步落實醫藥分業,讓藥師的角色及重要性更加深入人心,同時也期望藥師公會全聯會努力的推動藥事照護相關計畫可喚起藥師的使命感,成為民眾用藥安全的守護者。

 

回首頁